浏览字体:[ 加大 ]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
天道无所畏惧 第37节

小说作者:大叶子酒 所属分类:玄幻仙侠 下载:天道无所畏惧 关 键 词:灵异神怪

  果然不愧是一力支撑大魏十数年的太子,他在的时候,大魏太平清明,他死了,也能轻轻松松地将自己一手护佑的大魏推入深渊。

  何等狠辣的手段!何等残忍的计谋!

  魏帝的眼神几欲噬人,但被他看着的年轻人们眼里只有灼热沸腾的火焰,他们脸上是不加掩饰的悲痛,为首的青年躬身行大礼,不卑不亢,一字一顿道:“臣,翰林院副掌院燕凭栏,代天下百姓,有三问欲问陛下!”

  魏帝预感到了他要说什么,脸色狰狞:“燕凭栏!闭嘴!”

  燕凭栏却提高了声音,当着城墙上数百官员兵卒的面,字字如钟:“一问!太子殿下所言,陛下毒杀亲子,作何解释!太子躬行仁厚,未有逾越之举,勤恳谦恭,为何陛下要……要置太子殿下于死地!”

  魏帝的神情变得极为难看,他大喝:“燕凭栏!朕叫你闭嘴!再说下去诛九族!”

  燕凭栏脸色如水泥浇筑,冷硬似铁,一丝一毫没有将魏帝的威胁放在心上:“二问!便是太子殿下有错,按大魏律法,太子犯错,应当提请有司会审,于大朝会上告知众臣,才能量刑,若有不可挽回之大错,应开宗庙废太子,后方能将废太子下诏狱。”

  “为何,陛下不审,不告,不宣,私下行刑,视大魏律法为无物!”

  燕凭栏的声音大的镇住了在场所有官员,魏帝的脸色已经紫涨,满脸的褶子都因为愤怒而撑开,他左右环顾一圈,被他看到的臣子们纷纷低下头,没有人站出来反驳燕凭栏,也没有人出言打断。

  魏帝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他猛地上前几步,抽出旁边一个护卫鞘中长刀,狠狠斩向燕凭栏:“朕叫你闭嘴!”

  这一举动实属石破天惊,皇帝杀官,只因官员上奏质询?!

  立即有人惊慌出声要阻拦,跪着的燕凭栏却依旧不闪不避,看上去是已经下决心将自己豁出去了,不仅没有躲避,反而大吼出声:“三问!太子殡天,陛下方才可有一丝慈父之心,欲前去收敛太子遗骨?!”

  斩下的长刀骤然停在了燕凭栏身前数寸处。

  魏帝的表情变得很奇怪,他的手在微微颤抖,眼神里满是恐惧和慌乱。

  惊天三问。

  一问皇帝无容人之量。

  二问皇帝徇私枉法。

  三问皇帝无慈父之心。

  不能容人,徇私枉法,不堪为君;毒杀亲子,视亲子如仇寇,不堪为父。

  “太子遗言,陛下失道,此言可有不实之处?!”燕凭栏几乎是咀嚼着血泪咆哮出声,有狂风呼啸着卷过,如同死去的怨灵在风中哭泣。

  魏帝像是被迎面打了一拳,手里的长刀当啷一声落地,他身上那种帝王的傲慢气概一瞬间消失殆尽,剥离了王权的外衣,披着黄袍的这个人,只是一个苍老胆怯,内心空洞充满恶念的老者。

  “他没有错……你们都没有错……难道错的是朕吗?!”

  魏帝撕扯着嗓子质问燕凭栏。

  “他!他——一个太子!凭什么能凌驾在朕头上?朕才是皇帝!大魏的皇帝!百姓只知太子,不知有朕!他不该杀吗?!”

  魏帝声嘶力竭地喝问,话音落下,他忽然冷静下来了似的,冷冷地笑起来:“朕是大魏皇帝,一言断天下黎民生死,他邵天衡,也是天下之一,朕何错之有?!”

  他后退了一步,阴毒的视线扫视了周围一圈,下令:“百官率卫士下城楼,退守宫城!”

  一部分官员跟着他走了,另一部分人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杂乱的青色红色紫色官服从燕凭栏身边穿过,在某个人走过的时候,跪着的燕凭栏忽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那件紫色官服的一角:“您不能走!”

  被拉住的人踉跄了一下,低着头怒视他,压低声音小声骂:“你疯了?快松开!”

  燕凭栏攥着衣服的手都泛了青:“您跟着他走了,燕家就完了!”

  那人语速飞快:“我不走才是完了!你这回彻底惹恼了陛下,若我不表态,之后燕家就要被你拉下水一个不留了!卓儿才多大?他弟弟才刚出生!你忍心让他们也随你去死吗?你真以为那个楚章能成事?他不过是打了个时间差,京师周边各州还有驻军,到时候你看是谁死谁活!”

  燕凭栏手里的衣角被生生扯走,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,跪在地上的青年闭着眼,长长叹了口气。

  燕凭栏的警告并没有错,部分官员随着魏帝退入宫城不到半个时辰,楚章就率大军进入了京师。

  在太子遗党眼中,楚章是太子的继子,太子对其的爱重所有人都看在眼里,当即便有人归降。

  京中各官员家眷被迅速控制住,那些匆忙退入宫城的大臣多数未来得及将家眷一并带走,只能在宫中焦灼等候,心中不知不觉已充满对魏帝的怨怼。

  为何要毒杀太子?

  为何要惹来这样的祸事?

  燕凭栏的三问死死扎在他们心中,让他们对魏帝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怀疑。

  ——一个连自己的孩子都不信任的父亲,一个连这样优秀的太子都不能容忍的君王,谁敢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放在他身上?

  而楚章的行为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果决,他直接令兵士绑来宫中那些官员的家眷妻儿,令她们在宫外哭喊,声明若不开门,便每过半个时辰每家杀一人。

  这个威胁毒辣下流,却着实有用,困坐宫中招贤殿的众大臣立马站了起来,脸上的表情都变了。

  固执地坐在龙椅上维护着自己权柄的魏帝察觉到底下的骚动,冷冷地瞪着他们:“怎么,你们要背叛朕吗?”

  一片死寂。

  终于,户部侍郎躬着脊背出列:“陛下!臣妻子早逝,膝下无半点子息,家中所遗亲人,唯一年迈老母,母亲含辛茹苦抚养臣长大——”

  不等他说完,旁边就有急切的人同样出列:“陛下!臣幼失怙恃,去岁方得一子,幼息薄弱,是臣之命脉啊!陛下亦有子,当能理解臣之——”

  他的话没说完,胳膊就被同僚用力撞了一下。

  说什么词不好,偏偏把最后一句话拎出来说?

  陛下刚刚死了个儿子,还是自己活活逼死的!

  这不是在嘲讽陛下吗?

  说话的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急切中失了分寸,竟然说错了话,不由得腿一软,跪了下来。

  他不跪着一下还好,也许魏帝还不会这么敏感想到这里,他一下跪,就是实打实地在提醒魏帝自己做了什么,上首的君王顿时沉下了脸,阴阴地看着下面的臣子们。

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240页 当前第37页

首页 上一页 ← 37/240 → 下一页 尾页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天道无所畏惧TXT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