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字体:[ 加大 ]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
天道无所畏惧 第189节

小说作者:大叶子酒 所属分类:玄幻仙侠 下载:天道无所畏惧 关 键 词:灵异神怪

  “如果你当时没有出声,你现在就不能好好坐在这里了。”燕无纠语气里有种奇妙的和煦,“下午我命人清洗了外头的刑台,特意换了根干净的绞索,可惜没用上。”

  他声音里带着笑,楚鸣凤却听得遍体生寒。

  都到了这地步,二人已撕破脸,楚鸣凤自知错过这个机会她就再也动不了大权在握的燕无纠了,一阵懊悔涌上心头,养虎成患,实在是养虎成患!

  “你待要如何?”高高在上的南疆女王终于接受了自己的失败,她的气色瞬间散了许多,那种明艳傲慢的美丽像是镜中花水中月一样从她骨子里消失了。

  燕无纠没有在意她的变化,声音平和:“我说了,我想杀你,但不管出于什么理由,你的确扶持了我一步步走到今天,恩仇相加,你现在有两个选择。”

  “第一,我视楚凤悄为亲子,允许她日后与我的子女一同竞争皇位,而你,自请失德,不受皇后位,幽居寺院终身不得外出。”

  “第二,我依旧给你女王封号,将你封到东海之滨,你带楚凤悄退居东海,封地不许有一兵一卒,税收归你挥霍,你一辈子在东海做个富贵闲人,死后封地回收,让楚凤悄回京来做个闲散郡主。”

  “二选一,你要哪个?”

  燕无纠的脸隐藏在烛火幽微的光线里,他嘴角仿佛带着一个笑弧,但这个弧度配上他不紧不慢说出的话,却让楚鸣凤如遭雷击。

  两个选择,每一个都是在狠狠地剜她的心。

  她渴望权势,像野兽渴求鲜血一样贪婪地觊觎着权柄的光辉;她也疼爱她唯一的女儿,如疼惜心头肉一般爱惜这个女孩儿,甚至愿意为了保护她而打翻自己的计划。

  燕无纠就偏偏要让她在权势和女儿中选择一个。

  是要给女儿竞争天下的资格,还是要蜗居在东海之滨做个无冕之王?

  ……这种生活,对楚鸣凤这种渴求权势到了骨子里的人来说,和日日凌迟啃噬她的灵魂有什么区别?

  楚鸣凤脸上忽然出现了一种奇异的光辉,她褪去了那种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的视线,直直地盯着他:“你确保能待悄悄和你的亲生血脉一样?”

  燕无纠瞥她一眼:“你也可以不相信。”

  楚鸣凤死死咬住了嘴唇,力道之大,有一丝丝殷红血液从嘴角滴了下来。

  推己及人,她不信燕无纠能做到,但是她却不想放过这个看上去实在诱人的机会。

  她失败了,但是悄悄还有机会!悄悄可以做执掌天下的女皇!

  这个诱人的选择压倒了她的理智,楚鸣凤发了狠,眼中有赌徒一样恶狠狠的光亮起:“我选一!记住你的诺言!”

  失败者的威胁绵软无力,燕无纠没有回答,大氅翻飞,没入了帐外的风雪里。

  有一件事他没有告诉楚鸣凤,他派去验酒的人到达时,正撞上楚凤悄在替换毒酒,若非这个姑娘还算有良心,他根本不会大费周章给出这两个选项,直接统统扔进寺庙幽禁一生。

  方寸之地,不见日月,不见春风,青灯古佛,便是最有毅力的姑子也熬不过两个月,这本该是她们的未来。

  “唉,我这不合时宜的心慈手软……都是臭和尚教的,上天有好生之德……不对,这句话好像不是佛家的?臭和尚讲课也不讲完整,白瞎了我这么好的学生!”燕无纠嘴里嘟嘟囔囔地抱怨,深深吸了吸鼻子,一脚深一脚浅地踩着厚厚的雪慢慢往前走,身上披着一层火把照耀落下的浅黄光晕。

  ******

  经历两魏变迁后,国号为燕的王朝定鼎中原,开启了一段长达千年的盛世华章。

  开国帝王经世济民,在位七十七年,鼓励女子入学,允许女子考学为官,轰动天下,膝下三子四女,一同序齿,并令其参政议事,后立皇三女为太女,承继大统。

  燕帝在位时,大力推行内阁制度,限制君权,整治吏风,千年盛世,由此而起。

  这位传奇帝王的一生都为人所津津乐道,他们谈论他曲折离奇的身世,也谈论他的香艳八卦,燕太祖一生未立后,后宫妃嫔稀少,不少人信誓旦旦地赌咒发誓,说燕太祖钟情发妻——那位扶持他打下天下的南疆郡主,要不是后来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闹崩了,郡主跑去出家,哪里轮得到后来的人捡漏?

  这种言论的市场占有率不高,大多只在底层小民间流传,毕竟谁都知道,燕太祖可从来没有去寺庙里看过郡主,连她死的时候也没去,虽然待她留下的独女很好,但也只是标准化的好。

  太女确立后,几位皇子女分封各地做了闲散无权的诸侯王,长公主凤悄封了土壤肥沃的天府之国,次子封北戎,其余诸子女分布边疆各处,最年幼的皇子封了毗邻辽阔东海的东阿郡,从此世代驻扎在此,为这个广袤帝国镇守边陲。

  数百年后,这段往事都被写成了各色奇妙话本,他们还着重深挖了燕太祖与佛门的二三事,这位雄才大略的帝王似乎对佛门感官平平,一生数次巡边路过河间郡都没有去净土禅宗看一眼。

  可不知怎么的他将死时反而对这个感兴趣了,最有意思的一点就是,他一生唯一一次拜佛,也是最后一次拜佛,就是山陵崩的那一日。

  年迈君王被肩舆抬上净土禅宗盘旋的山路,和方丈密谈了一刻钟后于大雄宝殿听佛法,挂单在此的僧人自山下回返,和老迈帝王在佛前相遇,一人素衣白裳,眸中含清澈光芒,一人苍苍白发,浑浊眼瞳已看不清近处事物。

  见僧人背光而来,帝王笑着对身旁内侍说:“今日又见佛前莲矣。”

  言毕驾崩。

  延续数百年的故事说多了也没什么味道,大家更关心的还是那些当下的事情,大概先祖的丰功伟绩败起来不心疼,太祖传下来好好的制度总有这么些败家子喜欢造着玩。

  嘴上说着女子也可以继承家中产业,实际行动却还是重男轻女得很,便是皇室也做不到一碗水端平,尤其是现任燕帝琢磨着要收回那些封地,凡是给女儿请世子位的一概打回,这下所有人都看明白了他在针对的是谁。

  ——除了那个家里出了十一朵金花的东阿王,还有谁家是扒拉不出来一个儿子的呢?

  眼看着盘踞东南沿海数百万田亩的东阿王要迎来削藩的倒霉命运,东阿王妃又有孕了。

  上天怜悯东阿,第十二个孩子,是个男孩儿,气到快爆炸的皇帝憋着气烧掉撤藩诏书,当日天衡星明亮,他就随手在纸上划拉了两个字给这个坏了他大事的孩子做名字,不是别的,正是“天衡”二字。

第112章 海底月(一)

  传说东海之中有执掌天下江河湖海的神明沉睡在此, 神的沉眠之所有无数可怖的巨兽镇守,他们的呼吸就是深海翻卷的惊涛,他们每一次翻身都会引来海啸席卷村落。海神一睡就是一万五千年, 等祂醒来, 便会吞吃掉整个海洋中的巨兽, 招来海啸淹没大陆——

  在深到几乎失去时间概念的深海下,蓝到发黑的海水中,一只雪白的纤纤玉手慢吞吞地从庞大贝壳中伸了出来, 它在贝壳外摸索了一会儿,抓到了一把海泥一堆粘腻的水草,而后不耐烦地甩了两下, 把缠绕在玉似的手指上的东西甩掉, 又吝啬地往外露了一截小臂出来, 手腕上挂着一段黑乎乎的东西, 划拉在泥里看不清形貌。

  这回它摸到了一块与众不同的东西。

  坚硬的、平滑的、带点湿滑触感的、有这只手两倍大的——鳞片。

  要知道鳞片长在鱼身上。

  被来手摸了一遍的鳞片来自一条庞大的鱼,说是鱼都不恰当,应当是像鱼的怪兽,深海里的东西都长得十分随心所欲,这条“鱼”的模样也很敷衍, 像是仗着深海没有光所以随便长了长,足足有十数丈长的身体上胡乱顶了一只巨眼, 宛如裂隙的嘴巴里满是森森巨齿, 它正顺着水流往前漂浮,似乎完全没注意到有一只手在偷摸它。

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240页 当前第189页

首页 上一页 ← 189/240 → 下一页 尾页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天道无所畏惧TXT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