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字体:[ 加大 ]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
天道无所畏惧 第162节

小说作者:大叶子酒 所属分类:玄幻仙侠 下载:天道无所畏惧 关 键 词:灵异神怪

  有这么一个几乎无限制的满足要求的机会在,燕无纠大可以拿着它去要求佛寺收留保护燕家母女俩,也大可以要求他们给他足够的金银,或者要求他们帮他查明当年燕家出事的内幕……

  总之无论要做什么,都比单纯将翠玉莲花当出去换一点钱来得合算。

  燕无纠没有开口质疑梵行话中内容的真假,但还是忍不住显露出了一点震惊:“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?”

  梵行只是看着他笑而不答。

  燕无纠知道自己是得不到答案了,好在他也不关心这个,手指缩了缩,抓过梵行掌心那枚莲花,小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冷铁般坚毅的神情:“活当,我会把它赎回来,算你借我的钱,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  梵行对于他的选择一点也不意外,微微笑了一下,看着燕无纠把莲花小心妥帖地塞进口袋里。

  燕无纠这个选择聪明极了,拿着莲花去典当,充其量算是向梵行借了钱,而要是用莲花去佛寺要他们做事,那就是欠下了大人情。

  想来也知道,能让各大佛寺二话不说见玉办事,这翠玉莲花的价值比他所能想象的要高得多,他要是欠下了这么大的人情,以后怕是咬着牙都还不起。

  两人在岔路口分开,梵行回了自己的小破庙,燕无纠则摸了摸口袋里硬而凉的东西,深吸了口气,小鱼儿般窜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里。

  昌平坊里鱼龙混杂,花街旁赌坊坐落,对门就是林立的当铺,暗娼门子便是白日也欲迎还拒地将帘子掀着小角儿,燕无纠在这里混得如鱼得水,轻车熟路地从高高低低的门脸儿前穿过,一口气跑到了一处铺面前。

  这铺子中等大小,不高不矮,幌子上画着一串铜钱和一个秤盘,意为典当行,旁边用方光圆大的黑字写着“大盛和”三字,门口摆着张桌子,四五个闲散汉子围着桌子推牌九,见燕无纠神色踌躇站在门口,互相使了个眼色,便有个人笑着出声:“哟,这不是咱们小九爷吗!今儿这是闹什么东风,把咱们小九爷吹来啦?四哥这几日一直念叨你呢!”

  他们嘴里玩闹般喊他“小九爷”,和喊个孩子气的绰号也没甚区别,燕无纠听他们说到四哥,眼皮抖了一下。

  外头当铺多了去了,比起那些正规的大当铺,黑老四的这家铺子收的利多,追债也狠,但唯一一个好处,就是他给的钱也多。

  说是典当,在黑老四这里,倒是更像借贷了,外面这些看似闲散的懒汉都是黑老四手底下帮他追债的打手,燕无纠原本也打算向他借贷给娘看病,但若没有这个用作抵押品的玉莲花,燕无纠就只能把自己典给黑老四,以后也跟着这群人做打生打死的活计。

  外面人的大声笑闹把铺子里的人都给引出来了,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披着旧衣走出来,他面貌平平,扔进人群里就会没了影子,唯有一双眉毛,眉尾如伞散开,根根乌黑乍起,长得凶狠非常,一下子就给他添上了不少凶悍之气。

  “哦,这不是啾啾吗。”黑老四不姓黑,他得这么个名号,就是因为他长了这么对又黑又凶的眉毛,在当初拜把子的一群兄弟里排行第四,才被称一声黑老四。

  他走出来,看见燕无纠站在当街,立马表现出十分高兴的样子,伸手招呼他:“来来来,来你四哥这儿,里头有新买的栗子糕吃不吃?”

  黑老四绝口不提前些日子燕无纠要入伙的事,只做出一副慈眉善目的好大哥样子,带着燕无纠往里走。

  当铺里头不大,一张桌子两把椅子,大朝奉头发花白,双手拢在袖管里正在打瞌睡,黑老四看也不看他,只是敲敲桌子把他叫醒:“老陈!来给这位小兄弟上杯茶!说不得以后就是你的徒弟了!”

  黑老四是脚夫发家的,开了当铺也不懂那些古玩里的名堂,请了个没甚名气的玩家来做朝奉,总是信不过他,怕他藏私,心里就有了要自己养个朝奉的念头,又见街面上跑的小孩顶属燕无纠最伶俐,还能说会道,哄得不少大人都昏头转向,就动了要收他到麾下的心思——便是他学不会这些门门道道,也能做个打手给自己卖命。

  他见的人多了去了,一见燕无纠今天站在门口的样子,大概就知道自己达成所愿的时候不远了,因此越看他越得意,将桌上那碟栗子糕推过去:“吃吧,小孩都爱这个,日后来哥哥这里玩,也少不了你的吃穿,你的娘亲姐姐,四哥也一并照顾了。”

  这就是在向燕无纠许诺条件了。

  九岁的小孩低着头,模样有些局促,黑老四只当他是紧张了,也不以为意,兀自笑眯眯地看他,就见燕无纠深吸了口气,攥成拳头的手递到黑老四面前,张开手递出那块玉莲花:“……四哥,活当。”

  黑老四的笑容一下子从脸上消失了。

  他直勾勾地盯着燕无纠的脸,视线慢慢地落到燕无纠手里,在那枚玉莲花上停了很久,然后忽然笑了起来,抬手一招:“老陈!有生意上门了,过来看看。”

  他抬手招呼老陈,燕无纠悄悄地松了口气,任老陈从他手里将那枚玉莲花拿走,对着阳光端详起来。

  黑老四转了转手边的杯子,笑眯眯地问:“这样漂亮的玉可不多见啊,是你姐姐遇到贵人了?”

  他把话说得很隐晦,但是燕无纠一下子就听明白了,放在桌下的手登时握紧。

  燕多糖偷摸着行窃一事,多少有人会知道,尤其是黑老四这类混街面的人物,手底下就有不少划了片区的乞儿和偷儿,燕多糖的手上功夫一般般,被发现也是寻常事,要不是她只是偶尔为之并不当主业做,黑老四之流早就上门找她了。

  他这话的意思,只差摆明了说这玉是燕多糖偷的了。

  燕无纠没有立刻回答,停了片刻才笑嘻嘻地说:“姐姐最近都在接绣坊的活,哪有什么贵人,要说贵人,当然是小九爷认识的多啊!”

  “先是认识了四哥这样的贵人,又碰着了一个傻乎乎的和尚……嗨,四哥你不知道那和尚多好骗!我就在他面前掉了两滴猫尿,他就把所有钱都给我娘买了药,又拿出这块玉送我……你说他是不是傻!”

  小孩儿说得眉飞色舞,初初进门时的那种局促窘迫一扫而光,他两眼放光,神色狡猾,一副在场面上混出了油的混蛋模样,和外面讨生活的那些小混混没有一点儿差别。

  黑老四听他这么一说,大概就明白了前因后果。

  是了,前几日就听说这孩子拜了个和尚做先生学什么字,大约就是那个和尚见这个小混蛋可怜,动了恻隐之心,又给钱又出力,想把他教好,没想到转头就被卖了。

  黑老四看燕无纠的眼神又变得和蔼起来,好运遇见了个冤大头,这没什么,只要这孩子还能留在昌平坊,凭他那个拖后腿的娘,就迟早有要来求他的那天。

 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现在别结下仇怨就行。

  这么想着,黑老四朝老陈点点头:“值多少?”

  老陈会意,将玉莲花放在桌上,报了个稍微高一些的价格:“品相不错,雕工也精细,有这个数儿。”

  他伸出两手,翻了两翻,比了个二十五。

  二十五两,普通农户一年都不见得能攒下二两,这二十五两足够燕家母女两人安安生生过上十年了。

  黑老四哈哈大笑起来:“二十五两?这么抠搜干什么!啾啾可是我的亲弟弟一般,三十两!拿着慢慢花,不够再来找四哥要!”

  老陈从一只小方柜里取出个小包裹,当着他们的面数出三十两来,用破布包上,抄起桌上快秃噜毛的笔,放嘴里舔了舔,在一块小小的硬纸上写下了一个数字,连着银两递给燕无纠:“拿好,这是赎东西的票子,丢了就不给你赎了。”

  燕无纠将硬纸和银子都好好塞进怀里,朝黑老四嘻嘻一笑,浑然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:“四哥你真好!”

  黑老四目送他小跑着出了门,嗤笑了一声:“傻小子。”

  *******

  燕无纠抱着包裹一溜烟跑到了梵行的破庙里,探头探脑朝里面看,白衣的僧人正背对着他坐在佛前念那些他听不懂的经文。

  燕无纠犹豫了一下。

  他骗黑老四骗得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,但是一想到要拉着梵行陪他骗人……他就觉得浑身哪儿都不对劲起来。

  “进来吧。”

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240页 当前第162页

首页 上一页 ← 162/240 → 下一页 尾页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天道无所畏惧TXT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