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字体:[ 加大 ] 双击鼠标滚屏: (1最慢,10最快)

天道无所畏惧 第14节

小说作者:大叶子酒 所属分类:玄幻仙侠 下载:天道无所畏惧 关 键 词:灵异神怪

  楚章听她这话便知道她是同意了,忍着满腔的恶心行礼告退,楚天凤假惺惺地挽留了一下,也没有阻拦。

  楚章从照花台退出来,停留在人迹罕至的道路旁,忽然佝偻着脊背呕吐起来。

  他一天没有吃东西,任他怎么呕吐,只吐出来几口酸水。

  好恶心啊……怎么会有怎么恶心的人……

  楚章早就知道楚天凤的本质,但还是被这赤裸裸的污浊给翻腾搅动得胃中颠腾。

  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,而这样恶心的人居然还是他的母亲。

  太恶心了,太恶心了……

  楚章弯曲着脊背大口喘气,幽深的瞳仁如两口深井,不过是相互利用相互欺骗而已,血缘在楚天凤那里什么都不是,那他又何必为此而寒心?

  他明明早就知道这点……

  楚章站直了,动了动僵硬的面部肌肉,重新挂上无害的笑容。

 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楚天凤这里只是第一步,他要保护他的太子殿下,为此,他可以做到所有难以想象的事。

  他绝对可以做到的。

  ******

  邵天衡再次醒来时,楚章正坐在他身边打瞌睡,少年人衣服皱皱巴巴,眼下有一圈乌黑,大概是好几天没睡了,脑袋靠着硌人的床柱,眉头紧皱,睡得不甚安心。

  邵天衡微微侧头,想越过他去叫别的宫人,不等他张嘴,楚章一个激灵就醒了,眼睛仓皇地瞪圆了,焦灼地四下一看,见到邵天衡仍好好躺着,松了口气,而后才发现邵天衡睁着的眼睛。

  “殿下,您醒了?”楚章倏地站起来,凑过来询问:“可有哪里不适?饿吗?渴不渴?”

  说着,他朝寝帐外摆了摆手。

  外间很快响起了宫人们行走时裙摆摩挲的柔和声音,邵天衡只是看他,意外地发现面前的少年眼中似乎多了些别的东西。

  坚硬的,锋利的,他一直想要楚章拥有而楚章却没有的东西。

  [这是发生了什么?他怎么突然好像……]天道琢磨了一下用词[醒悟了?]

  法则哼哼唧唧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出现,嘴里还抱怨着那些修仙者——[干什么都要念叨两句法则,修炼也念叨我,驯兽也念叨我,刚才有个老家伙,自己想用灵火烧饭就算了,还说是“顺应法则”!呸!是他自己把饭烧糊的跟我有什么关系!]

  抱怨了一通它才叽叽咕咕地停下嘴,把天道刚刚的话从时间里拉出来又听了一遍[哦,那个啊……就是因为你生病了嘛,他就生气了。]

  法则概括的很简单,天道听的莫名其妙,想了一会儿也没明白这是怎么个前因后果,就当这又是人类的一处奇妙之处,将这件事记在心里的本本上,他恢复了邵天衡的做派。

  楚章扶着邵天衡饮下两口水,又将被子替他往上拉了拉:“炉子上温着碧粳米粥,殿下喝两口吗?”

  邵天衡一听吃东西,眉头就轻轻蹙了起来,不言不语地偏过脸,一副消极抵抗到底的样子。

  楚章满心的酸楚里忽然多了一丝丝笑意,怎么这么厉害的殿下也会像小孩子不肯喝药一样闹别扭?

  他知道病中的人最是厌恶吵闹,于是他将声音放得更轻软,像是哄孩子一样说:“您睡了三天,只进了些米汤参茶,总要吃点什么吧?米粥软烂好克化,不然叫膳房做点茶糕?揉点梅花蜜进去?我听说中原喜欢在糕点里加花,庭芳苑的梅花开得好,放点梅花瓣进去怎么样?”

  他絮絮叨叨地说,变声期的少年声音不是很好听,他就压得低低的,像是幽幽盈流的暗河,带着点沙沙的质感。

  “……再加上两勺糖?御医熬的药苦的很,我偷偷尝了一口,苦的牙都麻了,殿下喝了三天,不觉得嘴里苦吗?”

  他不说还没感觉,他一说,邵天衡顿时觉得从喉咙到舌尖都是腥苦的药味。

  风姿俊秀苍白病弱的太子忽然掀起睫毛瞪了楚章一眼,一脸不情愿地说:“……闭嘴,拿来吧——孤可不是因为怕苦!”

  楚章闭了嘴,笑眯眯地点点头:“是,殿下男儿气概,当然不怕苦,是我娇气又嘴馋,想蹭殿下一口粥喝。”

  邵天衡的脸色这才好转了些。

  盈光端着一只白瓷碗上来,楚章接过碗,用勺子舀起一勺清香甜糯的碧粳米粥,粥里什么料都没有放,只是最清淡简素的米粥,楚章吹凉一勺粥,递到邵天衡嘴边。

  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扫了他一眼,没有说什么,乖乖地张嘴喝下了那口粥。

  一种充盈满足的情绪塞满了楚章的心口,他低下头再次舀起一勺子,小心翼翼地吹凉,凑到邵天衡那里。

  来回喂了五勺,一碗粥还没下去一半,邵天衡就皱着眉头避开了楚章的勺子:“行了,撤了吧。”

  楚章脸色有些不易察觉的忧心,但也没有多劝说,转身稀里哗啦一口将剩下的大半碗粥灌进了自己肚子里,将碗勺交给了盈光,回头就对上了邵天衡面无表情里带着震惊的眼神。

  楚章茫然地回望:“……?”

  两人面面相觑了半晌,楚章霍然回神,脸腾一下红了:“不是……我、殿下……那个……我这几天……”

  还是盈光上来解了围:“殿下,这几日定南公日日守在您床边,喂药喂水也是公爷做的,您喝不下几口米汤,公爷又不愿意出去吃饭,常就着您剩下的米粥填肚子……公爷也是无心。”

  楚章的脸越来越红,在邵天衡睡着的时候喝他喝过的粥还没什么感觉,但是当着人家的面……

  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啊!

  楚章的脸都要烧起来了。

  邵天衡见他窘迫的快要钻进地缝里,笑了一声:“虽不同姓,楚章也是孤之子,子侍父疾,倒也无妨。”

  盈光抿着嘴笑着应是,楚章满头的热血却在这一句话里骤然凉了下去。

  子侍父疾。

  是啊……他们名义上,是父子。

  楚章后知后觉地想起了这点。

  这些日子从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过这个,以至于他都快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在东宫,为什么会在他身边。

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240页 当前第14页

首页 上一页 ← 14/240 → 下一页 尾页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←或→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天道无所畏惧TXT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